• 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意蕴和思想力量 2019-07-18
  • 让“南宁蓝”成常态提升群众幸福感 2019-07-18
  • 互联网基金违规销售乱象:巧立名目送红包、送份额 2019-07-15
  • 规模化生产或为AI发展方向 2019-07-15
  • 一个企业里的劳动力,有可能被叫做职工,意指按职责做事的人,也可能被叫做劳工,意指按劳动力做事的人。不同的称呼,体现了不同的企业性质与追求。懂这点,你才明白这“意 2019-07-11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7-05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告 2019-07-05
  • 创新创业:融资租赁产品走进园区 2019-07-01
  • 非京牌进京证将每年限办12次 2019年11月1日开始  2019-06-28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06-26
  • 西安著名昆虫专家用50多万标本摸清秦岭昆虫“家底” 2019-06-26
  • 宝鸡现罕见宣统德寿碑 或为沈钧儒叔父沈卫书丹 2019-06-20
  • 城区加大扬尘污染治理力度 所有施工现场必须安装视频监控 2019-06-20
  • 欢迎访问《中国图书馆学报》编辑部网站! 2019-06-11
  • 端午小长假 我省北中部有雨 2019-06-11
  • 返回目录

    广东11选五:《史上最牛冒险》

    广东11选5大小 www.qmgj5.com 第549集:天疆门开,幽都邪劫

        天疆,天疆,传说之中的隐世之地,绝世仙乡,久年尘封的大门,今日,突来一道修长身影,悄然亭立在天疆大门之外。

        “多少年了,终于再次回来了!”

        凛若梅看着眼前关闭已久的天疆大门,口中忍不住一阵呢喃自语,随即,只见她轻轻一抬手,体内紫芝王气爆发,同时,一股浩瀚牧世元功乍然浮现。

        千年之前,因牧神失踪,为避免战祸侵扰,天疆不得不封闭了大门,不过,既然有天疆王脉传人到来,总不至于连自己家的大门都打不开。

        紫芝王气,乃是天疆王脉独有,牧世元功,更是天疆牧神独门玄功,此刻凛若梅运使元功,牧世圣力爆发,天疆大门顿时应声而开,霎时间,门内浮现辽阔天地,四时同在百花齐开,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令得凛若梅心难自矜。

        “萨萨!萨萨萨!刚刚是什么动静?”

        醉象撞竹榻内,正在醉酒酣睡的剑鬼非人哉陡然惊醒,身负看护天疆门户重任的他在天疆大门开启的第一时间就发觉了不对劲,脚尖一勾勾起炼鬼百封阙,双臂发力向背后一推,顿时打着滚儿起了床来。

        “萨!要是让老鬼我抓到是谁敢打搅我睡觉,一定要你好看!”

        左手一伸,接住刚刚落下的炼鬼百封阙,顺手将其背在身后,剑鬼非人哉随即脚下猛然发力,只闻地下一声闷响原地只剩下一圈蛛网纹路般的痕迹。

        呼啸而过的风声,连带着剑鬼带起的满天尘嚣,不得不说,这家伙的速度着实不慢,凛若梅方甫开启天疆大门,远远的就看见这家伙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鬼叔!是你吗?鬼叔!”

        与往昔的亲人分离多年之后再度重相逢,凛若梅兴奋得简直要蹦起来,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牧神在得到程飞赠予的一道神元之力后已经苏醒,重重惊喜下,让她已经有些情难自已。

        “你是若梅?若梅,真的是你!这么多年不见,你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啊,老鬼我可是想死你了!”

        虽然已经分离多年,但依稀还能够辨认出些许当年的痕迹,再加上天疆王脉独有的紫芝王气为证,剑鬼非人哉当即认出了凛若梅,忍不住满含惊喜道:“对了,老牧呢?若梅你当初不是去苦境找老牧,是不是已经找到了?”

        “嗯!”

        凛若梅点头应声道:“父亲现在就在我苦境的落脚点疗复伤势,对了鬼叔,你怎么这么快就能发现我,还能这么短时间就找到?”

        “萨!这种事对我老鬼来说,洒洒水啦!只不过你说老牧现在在你那儿疗伤,伤到哪儿了,严不严重?还有,是谁敢伤老牧,告诉你鬼叔我,鬼叔去教训他们!”

        果然一谈到牧神,剑鬼非人哉就表现出非同一般的关心。

        “鬼叔,你放心,父亲他没事?!?br />
        眼见着剑鬼非人哉如此担忧,凛若梅连忙应声道:“父亲的伤还是当初被天地蝱和阎王打的,只是恢复的比较慢?!?br />
        “天地蝱?老鬼我早知道他们俩不是什么好东西,老牧非说相信他们会改邪归正!还有那个阎王,一听这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人,萨萨萨萨!当初老牧就该带老鬼我一起,一??沉搜镜?!”

        说到兴起,剑鬼还想拔出剑来挥舞一番,好在被凛若梅劝住了:“好在现在都过去了,鬼叔你说的这些都还不晚,等父亲伤势痊愈,若梅一定也给他说说鬼叔你这些想法!”

        “萨!萨萨!就该是这样,什么天地蝱,阎王,胆敢伤害牧神,侵犯天疆,将他们全都干掉就是”

        幽都之内,君临黑帝自复苏以来,一直都在积蓄力量,蕴养自己的魔黑天,企图让自己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没办法,由不得他不努力,本来,幽都破封后,他打算横扫天下,建立焦土魔域,实现自己久年的梦想,但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幽都虽然破封,但破封的时机很不好。

        当前苦境,诸强并立,正魔两道,各方势力纷纷涌现,幽都虽然也有不俗的实力,但在如今的苦境,却仍然不足以达到顶峰,纵使太上府已经迁至道武王谷,集合力量去对付八岐邪神,但有帝龙胤率领鬼域大军坐镇,幽都的触手,始终无法真正延伸到苦境,这对幽都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事实上,君临黑帝不是没有想过突破阎罗鬼域的防线,甚至,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曾付诸行动,但他低估了帝龙胤的实力,以至重创败退,不得已退回幽都。

        如今,伤势虽然已经养好,但是,先前的败退,却也让得君临黑帝心中对苦境诸强生出莫大忌惮之意。

        就在他蓄积力量之时,幽都之外,一道不世身影缓缓从天而降。

        “三界光明,尽吾赐生,一念黑暗,举世沉沦?!?br />
        手持咒神天秤,不世的身影,降临在幽都之外,眼见着洞口的龙首石像,微微一笑,随即,一步踏入幽都领域。

        “劣魔世界,曌带着杀戮降临了!”

        一步一步,只见众天邪王缓缓走进幽都,与此同时,幽都群邪感知到有外来者进入,纷纷争先前往,欲要将来者吞噬,然而,就在他们靠近的瞬间。

        “嗯?!”

        一声冷哼,众天邪王目光所向,踏步所向,顿时间,一股浩大无匹的力量泛生,转眼之间,就将无数邪灵尽都镇杀当场。

        “幽都领地,何人胆敢来此放肆?!?br />
        感应到有外敌入侵,幽都大殿之上,劫烬鬼后、阿鼻烈以及幽魔琴三人齐齐冲出殿外,欲要拦阻众天邪王的脚步。

        “哼,众天之路,无人能阻!”

        面对幽都三强阻拦,众天邪王却视若无睹,径直踏步向前。

        “放肆,烬冥掌!”

        “流火变!”

        “桑下魂招!”

        心知来人实力匪浅,幽都众将不敢大意,各自发招,欲要合力斩杀来敌,然而,却不曾想,就在他们极招将出的刹那,突然之间,四周空间猛然一滞,一股莫可言说的强大力量,竟将他们生生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众天邪王自顾踏步向前,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就在他与幽都众将擦肩而过的瞬间,几人脖颈顿时各自出现一条血痕,命丧当场。

        “呃啊”

        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呼,死亡不断降临。

        “哼,螳臂当车,不自量力?!?br />
        众天邪王手持咒神天秤,缓缓踏步向前,伴随着他的脚步,一股可怕到了极点的恐怖力量蔓延,肆意杀戮着幽都生灵。

        而就在众天邪王不断前行并杀戮幽都妖邪之际,幽都深处,正在积蓄力量的君临黑帝也是感知到了强敌来袭,同时,麾下几位将领的身亡,更是让他忍不住的为之勃然大怒,当即破关而出。

        “万魔来谒,千秋绝;风霆惊座,无尽劫?!?br />
        雄霸诗号,响彻周遭,随即,只见幽都霸主凭空落下,拦住众天邪王前行之路,口中沉声喝问道:“来者何人,本座手下不杀无名之辈?!?br />
        “吾乃众天邪王,你便是君临黑帝?”

        众天邪王睥睨眼前之人,口中淡然道:“乖乖让开路,让我毁去幽都,打破封印,释放邪神龙首,你方有活命的机会,否则唯有死路一条?!?br />
        “狂妄!”

        眼见来人一言不合就要摧毁自己的幽都,君临黑帝大怒,当即功催极限,口中一声大喝:“魔黑天!”

        “吼!”

        伴随着一声惊天咆哮,随即,一尊巨大的黑天魔神屹立而起,正是幽都霸主的最强力量,魔黑天!

        “喔?”

        眼眸微阖,蔑视着眼前全力爆发的君临黑帝,众天邪王不屑道:“这就是你的依仗吗?”

        “魔黑天,云魔之缎?!?br />
        没有丝毫的犹豫,君临黑帝当即运使魔黑天上式杀向众天邪王,但众天邪王却自纹丝不动,身外擎天竖起一道屏障,任凭魔黑天杀势而来,撞在这一道屏障之上,却无法掀起半点涟漪。

        “这怎有可能?!”

        眼见着自己的攻势被完整的挡下,君临黑帝不由得为之脸色大变。

        “不痛不痒,毫无威胁,这就是你的实力?未免也太令人失望?!?br />
        众天邪王开口,言语之间,尽是轻蔑之意。

        “暗天之戮?!?br />
        身为王者,君临黑帝岂堪受辱,当下一声沉喝,催发魔黑天再次猛击而出,然而,结果却依旧是徒劳无功。

        “事不过三,你可准备好受死了吗?”

        眼前的对手,连自己的护身气罩都无法攻破,众天邪王有些失望的同时,杀意顿生,随即,只见他轻轻一抬手,顿时,无穷无尽的邪气汇聚而来。

        “六道禁绝!”

        堕落的近神,至强的邪神,恐怖杀势,席卷天地而来。

        君临黑帝见状,当下连忙催动魔黑天,庞大魔力涌动,伴随着魔黑天的巨手叠合,欲要挡下这可怕的一击,然而,邪王决杀之招,无与伦比,根本无法抵挡。

        “魔上,破月式?!碧旖?,天疆,传说之中的隐世之地,绝世仙乡,久年尘封的大门,今日,突来一道修长身影,悄然亭立在天疆大门之外。

        “多少年了,终于再次回来了!”

        凛若梅看着眼前关闭已久的天疆大门,口中忍不住一阵呢喃自语,随即,只见她轻轻一抬手,体内紫芝王气爆发,同时,一股浩瀚牧世元功乍然浮现。

        千年之前,因牧神失踪,为避免战祸侵扰,天疆不得不封闭了大门,不过,既然有天疆王脉传人到来,总不至于连自己家的大门都打不开。

        紫芝王气,乃是天疆王脉独有,牧世元功,更是天疆牧神独门玄功,此刻凛若梅运使元功,牧世圣力爆发,天疆大门顿时应声而开,霎时间,门内浮现辽阔天地,四时同在百花齐开,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令得凛若梅心难自矜。

        “萨萨!萨萨萨!刚刚是什么动静?”

        醉象撞竹榻内,正在醉酒酣睡的剑鬼非人哉陡然惊醒,身负看护天疆门户重任的他在天疆大门开启的第一时间就发觉了不对劲,脚尖一勾勾起炼鬼百封阙,双臂发力向背后一推,顿时打着滚儿起了床来。

        “萨!要是让老鬼我抓到是谁敢打搅我睡觉,一定要你好看!”

        左手一伸,接住刚刚落下的炼鬼百封阙,顺手将其背在身后,剑鬼非人哉随即脚下猛然发力,只闻地下一声闷响原地只剩下一圈蛛网纹路般的痕迹。

        呼啸而过的风声,连带着剑鬼带起的满天尘嚣,不得不说,这家伙的速度着实不慢,凛若梅方甫开启天疆大门,远远的就看见这家伙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鬼叔!是你吗?鬼叔!”

        与往昔的亲人分离多年之后再度重相逢,凛若梅兴奋得简直要蹦起来,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牧神在得到程飞赠予的一道神元之力后已经苏醒,重重惊喜下,让她已经有些情难自已。

        “你是若梅?若梅,真的是你!这么多年不见,你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啊,老鬼我可是想死你了!”

        虽然已经分离多年,但依稀还能够辨认出些许当年的痕迹,再加上天疆王脉独有的紫芝王气为证,剑鬼非人哉当即认出了凛若梅,忍不住满含惊喜道:“对了,老牧呢?若梅你当初不是去苦境找老牧,是不是已经找到了?”

        “嗯!”

        凛若梅点头应声道:“父亲现在就在我苦境的落脚点疗复伤势,对了鬼叔,你怎么这么快就能发现我,还能这么短时间就找到?”

        “萨!这种事对我老鬼来说,洒洒水啦!只不过你说老牧现在在你那儿疗伤,伤到哪儿了,严不严重?还有,是谁敢伤老牧,告诉你鬼叔我,鬼叔去教训他们!”

        果然一谈到牧神,剑鬼非人哉就表现出非同一般的关心。

        “鬼叔,你放心,父亲他没事?!?br />
        眼见着剑鬼非人哉如此担忧,凛若梅连忙应声道:“父亲的伤还是当初被天地蝱和阎王打的,只是恢复的比较慢?!?br />
        ///txt/78872/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 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意蕴和思想力量 2019-07-18
  • 让“南宁蓝”成常态提升群众幸福感 2019-07-18
  • 互联网基金违规销售乱象:巧立名目送红包、送份额 2019-07-15
  • 规模化生产或为AI发展方向 2019-07-15
  • 一个企业里的劳动力,有可能被叫做职工,意指按职责做事的人,也可能被叫做劳工,意指按劳动力做事的人。不同的称呼,体现了不同的企业性质与追求。懂这点,你才明白这“意 2019-07-11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7-05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告 2019-07-05
  • 创新创业:融资租赁产品走进园区 2019-07-01
  • 非京牌进京证将每年限办12次 2019年11月1日开始  2019-06-28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06-26
  • 西安著名昆虫专家用50多万标本摸清秦岭昆虫“家底” 2019-06-26
  • 宝鸡现罕见宣统德寿碑 或为沈钧儒叔父沈卫书丹 2019-06-20
  • 城区加大扬尘污染治理力度 所有施工现场必须安装视频监控 2019-06-20
  • 欢迎访问《中国图书馆学报》编辑部网站! 2019-06-11
  • 端午小长假 我省北中部有雨 2019-06-11
  • 快乐飞艇报奖 福彩30选5奖金多少 棒球帽素材 单双中特百分百高手论坛 腾讯分分彩形态走势图 金沙娱乐场骰宝打不开 码报开奖结果查询 福彩深圳风采35选7走势图 新疆25选7几点开奖 极速时时彩5个号公式 幸运赛车前一技巧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公告 新浪彩票开奖公告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图 棋牌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