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联网基金违规销售乱象:巧立名目送红包、送份额 2019-07-15
  • 规模化生产或为AI发展方向 2019-07-15
  • 一个企业里的劳动力,有可能被叫做职工,意指按职责做事的人,也可能被叫做劳工,意指按劳动力做事的人。不同的称呼,体现了不同的企业性质与追求。懂这点,你才明白这“意 2019-07-11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7-05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告 2019-07-05
  • 创新创业:融资租赁产品走进园区 2019-07-01
  • 非京牌进京证将每年限办12次 2019年11月1日开始  2019-06-28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06-26
  • 西安著名昆虫专家用50多万标本摸清秦岭昆虫“家底” 2019-06-26
  • 宝鸡现罕见宣统德寿碑 或为沈钧儒叔父沈卫书丹 2019-06-20
  • 城区加大扬尘污染治理力度 所有施工现场必须安装视频监控 2019-06-20
  • 欢迎访问《中国图书馆学报》编辑部网站! 2019-06-11
  • 端午小长假 我省北中部有雨 2019-06-11
  • “走遍天下路,难过江津渡” 他用拍桥来记录家乡发展 2019-06-09
  • 女子做整形手术回家后儿子不认识 老公要离婚 2019-06-09
  • 返回目录

    彩票选号预测神器:《长宁帝军》

    广东11选5大小 www.qmgj5.com 第八百九十一章 来了!

        陈冉往城下看了看,火把大地变成了黑色,把人也变成了黑色,烧过之后的尸体看起来更加的凄惨,可是他已经没有什么感触,这本就是战争该有的样子。

        走到城墙另一侧往城下看,城内到处都是伤兵,这些兄弟们可能大部分都撑不到回去了。

        “这一仗打到现在,失去了那么多弟兄?!?br />
        陈冉深深的吸了口气,忽然朝着天空大声喊了一声:“不是为了认怂!”

        “我们来,不是为了证明我们打不赢的?!?br />
        陈冉高呼了两声,士兵们全都看向他。

        “陈将军?!?br />
        躺在城下的一个伤兵喊了一声:“我们已经赢了,陛下说,永远不让战争发生在大宁的国土上?!?br />
        陈冉喊:“打完这一战,这就是大宁的地方了?!?br />
        伤兵笑:“那下次我们再往北打一打?!?br />
        士兵们也都笑起来。

        “黑武人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打不过我们,你说他们怂不怂?!?br />
        “就是,在他们的地盘上以多打少还没赢,怂不怂?”

        城下一片欢呼声,连伤兵都在呼喊。

        城外的黑武人也许难以理解,这些被围困了十余日的宁人到底在欢呼什么?难道他们以为已经打赢了?明明是他们就快要攻破别古城了才对。

        陈冉回到沈冷身边坐下来,看着天空:“黑武的天空,也就那样?!?br />
        沈冷笑道:“回头去看看星城的天空?!?br />
        “也好不到哪儿去?!?br />
        陈冉笑道:“番邦的月亮都没有大宁的圆,没有大宁的亮,你看哪个番邦来的人到了大宁之后还想回去的?也不知道有多少番邦的百姓们觉得大宁最美,月亮最圆,比如大胡子对了,自从打完三眼虎山关,为什么就没有看到大胡子?”

        沈冷头靠着城墙,笑了笑:“刚才你问我最后一张牌是什么,就是大胡子?!?br />
        “大胡子?”

        陈冉楞了一下:“难道他去搬救兵了?”

        “他能去哪儿搬救兵?!?br />
        沈冷摇头:“咱们的救兵从哪儿来你还不知道?刀兵到了,我们可以多撑一阵子,那不是真正的救兵,刀兵如果拼尽全力的往前压纵然能杀破黑武人那么厚的营地也会损失惨重,所以即便刀兵来了也只能是在外围策应吸引分散黑武人的兵力,别指望刀兵能杀进城里来?!?br />
        “我们的救兵,只能是大将军武新宇?!?br />
        沈冷也抬起头看向天空:“你还记得吗?打三眼虎山关的时候大胡子看到我们攻城就一直在发呆,后来两眼放光,当天晚上大胡子就来找我说必须离开去办一件事,我让他去了?!?br />
        “去干嘛了?”

        “去造大杀器?!?br />
        沈冷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很轻,陈冉再问的时候才发现沈冷已经睡着了,连续两天两夜的厮杀,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累,陈冉靠在沈冷身边自言自语的说道:“睡吧,我就在你身边呢?!?br />
        难得,黑武人一夜未攻,似乎是在想办法怎么才能一举攻破别古城,这一夜不管是对于宁军还是对于黑武人来说都是难得的喘息,士兵们能轮换着好好睡一觉。

        天刚要亮的时候,黑武人那边的号角声就响了起来,沈冷一下子惊醒,猛的起身往外看了看,远处黑武人大营那边军队已经从营地里往外涌,一股一股的洪流一样朝着别古城这边汇聚过来,昨天被他们打下来的第一道防线那边,黑武人也都站了起来,用弯刀敲打着盾牌在为自己人鼓劲。

        “先吃了再说?!?br />
        陈冉塞给沈冷三个热乎乎的白馒头。

        “刚刚城下送上来的,我看你睡的香没叫你?!?br />
        陈冉把嘴里的馒头咽下去,变戏法似的从腰畔上鹿皮囊里翻出来一个腌菜疙瘩:“给你留的?!?br />
        沈冷嘿嘿笑了笑,腌菜疙瘩上都是切好的片,但还连着,吃的时候一片一片撕下来就行,沈冷撕了几片腌菜夹进馒头里,一口咬下去小半个,腮帮子立刻就鼓了起来。

        “让瞭望手往黑武人大营里看看,我觉得不对劲,黑武人那边一夜安静不可能是只顾着睡大觉?!?br />
        沈冷的话刚说完,就听到高处的瞭望手喊了一声。

        “攻城锤!”

        陈冉往外探着头看了看:“我-操,好特么大!”

        之前黑武人也曾试图将冲城车送上来,可是没能攻破宁军第一道防线,昨天他们已经一直攻打到城下,攻城锤有了用武之地,这架攻城锤太大了,大的离谱,吊着的那根撞木怕是两个人合抱都抱不过来,撞木的一头还包了铁皮。

        密密麻麻的黑武士兵推着巨大的冲城车往前走,在冲城车前边,黑武人将一架一架的床子弩也在往前推。

        “他们够射程了?!?br />
        沈冷把最后一口馒头咽下去,又灌了一口水:“黑武人明显改进了他们的床子弩,射程比原来远,不光是我们在备战,他们也一样,如果没有大胡子的弩阵车,我们想打下野鹿原不容易,甚至有可能失败,告诉兄弟们顶一阵,我们的重弩在城墙上,终究还是比他们的远一些?!?br />
        沈冷看了看身边的铁胎弓,他的专用铁羽箭已经用完了,现在用的是普通羽箭。

        “黑武人想了一夜也没有想到什么出奇制胜的法子,只能靠人命往上填?!?br />
        说完这句话沈冷往远处看了看。

        别古城附近没有水路,他的水师在距离别古城百里之外,没有水路,强大的水师也没有办法支援。

        “他们没有别的办法?!?br />
        沈冷吐出一口气:“其实我们早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br />
        黑武人的队伍已经黑压压的上来,前边的方阵向前移动的时候似乎能把大地碾压,他们呼喊着,声音很大,配合着他们的战鼓声向前迈进。

        沈冷嘴角勾起来:“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是侵略者?!?br />
        他站直了身子:“我们就是来侵略的!”

        “杀!”

        城墙上的喊声震过了城外黑武人的喊声,士兵们再一次在战场上敲响了胸甲,整齐的声音也震过了黑武人的战鼓,那是大宁战兵永远也不会屈服的斗志。

        黑武人的战鼓声一停,然后骤然加速,犹如疾风骤雨。

        当鼓声变化,黑武人吼叫着往前猛攻过来。

        砰!

        一支重弩戳进城墙,就在沈冷他们下边不到半丈的距离,重弩戳进城墙的那一刻碎裂的砖石疾飞出去,而城墙上大宁的重弩也开始发威,羽箭漫天。

        “敌军盾阵!”

        瞭望塔上,士兵的喊声如此的沙哑。

        数不清的黑武士兵组成了盾阵,护送着那辆巨大的冲城车朝着别古城这边缓缓移动过来。

        城墙上的士兵们调整重弩的的角度,朝着盾阵那边疯狂的激射,手臂粗细的重弩箭轰然而出,打在盾牌上直接将厚重的盾牌击碎,可是黑武人太多了,一个倒下去,后边的递补上来,所有人都高举着盾牌为推动冲城车的人挡住攻击。

        除了冲城车之外,黑武人扛着云梯也在往城墙这边冲,他们在用自己的生命来分散宁军的攻击。

        “让枪兵上来?!?br />
        沈冷回头吩咐了一声,连续发箭将两名抬着云梯的黑武人射死。

        “准备近战?!?br />
        沈冷再次吐出一口气。

        黑武人这一次可能要攻上城墙上了。

        “在检查一下狼牙拍!”

        陈冉的喊声落下,一支羽箭擦着他的铁盔飞过去,留下一串火星。

        “让重弩瞄着打,我之前下令挖了壕沟,虽然黑武人用尸体填平了,可是冲城车太重不可能过得来,他们只能从我故意留的通道过来,瞄着通道打!”

        沈冷一边下令一边发箭。

        “援兵!援兵!”

        瞭望塔上的士兵忽然间喊了起来,嗓子都喊破了。

        “东方,有我大宁战旗出现!”

        沈冷冒着腰快速的跑到一侧,举起千里眼往东边看了看,东边大地上,黑压压的大宁战兵卷地而来。

        “刀兵来了!”

        沈冷一喜。

        可是刀兵过不来,最多只能是吸引黑武人分兵,然而北线这边的黑武人兵力太多。

        透过千里眼可以看到,黑武大营那边,一队一队的黑武士兵冲出去,结成方阵朝着刀兵那边集结。

        “刀兵停了!”

        瞭望手的喊声再一次响起。

        别古城东边旷野上,东疆刀兵大将军裴亭山坐在战马上举起马鞭,大军停了下来,弓箭手开始有秩序的往前顶,在大军前沿组成箭阵。

        裴亭山看着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别古城,眼神里都是担忧。

        “大胡子呢!”

        他回头喊。

        大胡子又有了胡子,虽然没有原来那么长,他跑过来:“大将军,我在呢!”

        “你需要多久?!”

        “最少一个时辰?!?br />
        “那我就给你撑一个时辰?!?br />
        裴亭山深吸一口气,举刀向苍穹。

        “东疆刀兵的崽子们!”

        他在马背上坐直了身子,指向天空的长刀缓缓的放下遥遥指向别古城:“陛下就在那,黑武人在打,那是我们的陛下,那是大宁的陛下,我们的陛下被欺负了!”

        “杀!杀!杀!”

        刀兵发出一声一声震天的怒吼。

        “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的陛下!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的大宁!”

        裴亭山催马向前:“如果你们看到我在你们身后,就杀了我!”

        已经年过六旬的大将军,纵马而出。

        大胡子已经懵了。

        不是要守一个时辰给他争取时间吗?为什么大将军冲出去了?

        “让陛下看到我们在!”

        刀兵的所有骑兵跟着大将军裴亭山杀了出去,裴字大旗在飞扬。

        “陛下!”

        裴亭山哑着嗓子喊着,声音直破云天。

        “老臣来了!”

        “刀兵!”

        “攻!”

        ///txt/1379/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互联网基金违规销售乱象:巧立名目送红包、送份额 2019-07-15
  • 规模化生产或为AI发展方向 2019-07-15
  • 一个企业里的劳动力,有可能被叫做职工,意指按职责做事的人,也可能被叫做劳工,意指按劳动力做事的人。不同的称呼,体现了不同的企业性质与追求。懂这点,你才明白这“意 2019-07-11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7-05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告 2019-07-05
  • 创新创业:融资租赁产品走进园区 2019-07-01
  • 非京牌进京证将每年限办12次 2019年11月1日开始  2019-06-28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06-26
  • 西安著名昆虫专家用50多万标本摸清秦岭昆虫“家底” 2019-06-26
  • 宝鸡现罕见宣统德寿碑 或为沈钧儒叔父沈卫书丹 2019-06-20
  • 城区加大扬尘污染治理力度 所有施工现场必须安装视频监控 2019-06-20
  • 欢迎访问《中国图书馆学报》编辑部网站! 2019-06-11
  • 端午小长假 我省北中部有雨 2019-06-11
  • “走遍天下路,难过江津渡” 他用拍桥来记录家乡发展 2019-06-09
  • 女子做整形手术回家后儿子不认识 老公要离婚 2019-06-09
  •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官 港彩文件一码中特 极速快乐十分免费计划 七星彩男主是谁 最近100期七乐彩走势图 a8娱乐城网上博彩 宁夏十一选五五 欢乐斗地主金宝箱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极速快3方法 天津时时彩官网开奖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怎样解释排列三大中小组选 彩票投注站利润惊人 河北11选5开奖5结果